你可能尝不出葡萄酒的好坏,但你能尝出果蝇味

可能你像我一样,从来没get到过红酒的好喝之处,那自然也很难品尝出传说中的“红酒的丰富味道”——什么桃子味、烟熏味、青草味、紫罗兰味,都远远没有葡萄皮的涩味突出。不过,没有超人的品尝能力或许是件好事。如同电影里的超能力者会被绑起来进行人体试验,品酒专家也可能被抓去做人肉实验——比如品尝一杯飘着果蝇的酒。

别急着呕吐!这个研究可是刚刚得了第28届第一个搞笑诺贝尔奖的生物学奖。

神奇的是,他们不仅能喝出来装酒的杯子曾装过一只果蝇,甚至还能分辨出来这只果蝇是公是母。是不是很想把他和它都搞进实验室里一探究竟了?不过别担心,两种实验动物都没有受到伤害。

雌雄动物之间相互吸引,可以靠性外激素,也就是费洛蒙。黑腹果蝇(Drosophila melanogaster)会分泌一种叫做(Z)-4-十一碳烯醛 (简称Z4-11Al)的费洛蒙,雌果蝇的味道会更明显。有趣的是,在果蝇身上,辨别这种费洛蒙的受体是和辨别芳樟醇的受体是一样的。芳樟醇有花香气,存在于柑橘果皮、葡萄、酵母等各处,相当于告诉果蝇“快来啊这儿有好吃的!”大概,散发Z4-11AI的雌果蝇,在雄果蝇鼻子中也是香喷喷、迷死个蝇吧。

可爱的黑腹果蝇

既然人能闻出芳樟醇的香气(哦对了,人工玫瑰香精主要就靠芳樟醇),那人能不能尝出果蝇的香气(?)呢?起码某些人能。据说,1只雌果蝇的气味比10纳克Z4-11Al稍稍淡一些,雄果蝇的味道又比雌果蝇清淡虚弱很多。感官专家们甚至可以从一杯红酒中分辨出1纳克Z4-11Al的味道。

你也可以依照这个方法,试试自己有没有专家级别的感官能力:

1)抓住几只黑腹果蝇

2)准备2个玻璃杯,让别人在其中一个杯子里放入1只果蝇(最好是母的),另一个杯子空着;

3)5分钟后,放飞果蝇

4)在杯子里加入等量的红酒,品尝并努力分辨。

ps,如果你觉得抓果蝇太难,或者已经在这个实验中折戟,可以试试自己能否在红酒中尝出瓢虫的味道。你可能不必真的把瓢虫碾碎放进酒里,让它也在空杯子留下气味就好了。

葡萄酒中一种草药般的苦味和气味(也就是青椒味),其源头可能是葡萄在收获时混入了瓢虫以及瓢虫释放的甲氧基吡嗪(methoxypyrazines)。这种化合物曾在2001年导致加拿大葡萄酒酿造者倒掉100万升葡萄酒。

PPS,红酒的风味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:种植地的天气、葡萄藤上的微生物,甚至是你自己唾液中的微生物。

相关推荐
新闻聚焦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返回列表
Ctrl+D 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